icon-search
icon-search

生活與記憶中美好的溫度・用文字輕輕訴說

離家,是為了學習如何想念

王建勳

離家,是為了學習如何想念

對從小被要求獨立的我來說,離家這件事,像是社會化的一種成年禮。 儘管在外縣市讀書,離家生活早有經驗,但當繫好安全帶的警示燈亮起,飛機在快速直行後衝破引力限制的那一刻,我才發現過去沒有生活壓力的離家只能算是一種實習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台北不是我的家

chen

台北不是我的家

「台北不是我的家」在台北念大學那段日子,住在宿舍總會聽見室友嬉鬧唱著羅大佑的〈鹿港小鎮〉,整首歌只記得這一句。來台北唸書和工作四年了,回想剛上台北時,我想適應這裡,但無論是天氣還是食物,都沒有那麼容易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練習成為理想中的自己

Scarlett

練習成為理想中的自己

小時候,我總是很期待長大,擁有一份喜歡的工作。以為長大成人是一個可以被完成的階段,卻不知道其實進入一個無比漫長的修煉過程⋯⋯在依序收集到那些物件後,卻發現我還在學習成為一個理想大人的路上,停停走走的,始終沒有望見終點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離開台北的那一年

星子

離開台北的那一年

北漂的遊子尋覓著多采多姿的生活與工作機會;而本是台北人的我卻選擇離開,在競爭的壓力底下,人好似明標價碼的商品,而遍尋不著價值,包含我自己。迷茫的我決定暫時離開這裡,去尋找,以回應對於認同與歸屬的渴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敬:抓著時光,一躍奔跨職「崖」的我們

Min

敬:抓著時光,一躍奔跨職「崖」的我們

如同跳下懸崖, 用來比喻裸辭後轉職的感覺一點也不為過。 我懼高、懼未知,還懷著高漲生存焦慮, 但三個月前卻再也拉不住內心張牙舞爪的野獸,牠迫切地拉著我飛跨而出...

閱讀更多 →



窗花

緩緩

窗花

許多幼時往事我都已經模糊,姊姊卻還記得,甚至連玻璃窗上的花紋,她都一清二楚。 我們在大稻埕找到了一系列用舊時窗花玻璃製成的紀念品,她很興奮地拿起一個由深褐色木框裹住的方形迷你窗花,對著光,然後說「妹,你看。」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送禮千里──致不變的友誼

婷薇

送禮千里──致不變的友誼

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們一家四口每隔一陣子就會跑去鄰居家吃飯。 我們兩家素昧平生,會發展成朋友,只因湊巧某天在家門口碰見,陳家老爺熱情地問了那句:「晚上要不要來我家吃飯?」才有了後來的「交換禮物」的情誼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24歲的自我贈禮:攜一片海和暖陽

Kasa

24歲的自我贈禮:攜一片海和暖陽

大學還未畢業時,總喜歡自己一人在海邊安靜的坐一個下午,看浪拍打著岸,激起泛著白色的浪花,隨後又捲著沙退下,連同堆積在心上的廢棄物⋯⋯回程在淡金公路時,心想:好想把這片海帶走啊。於是在24歲的生日前,我送了自己一個刺青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從純白到漆黑的成長韻味

王建勳

從純白到漆黑的成長韻味

記得小時候,每天早晨都能享用到母親早起準備的早餐,除了豐富的主食外,搭配一杯純白的牛奶才能成為一份母親眼中的合格餐點⋯⋯父母杯中總是一片漆黑,是幼年的我始終無法跨越品嘗的神祕味道,而這個味覺謎題,直到我去了一趟美國才有了解答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生活儀式感×早晨的咖啡routine

Francine

生活儀式感×早晨的咖啡routine

每天早晨習慣留給自己15分鐘的時間,聽著喜歡的音樂或是podcast,一邊享受著泡咖啡的過程⋯⋯陽光從樹林的間隙中流溢出來,直至心底,溫暖而富足的此刻搭配一杯來自印尼蘇門答臘的咖啡最適合不過了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初遇西西里咖啡×苦澀夏戀的安慰劑

呵欠小姐

初遇西西里咖啡×苦澀夏戀的安慰劑

第一次得知西西里咖啡的存在,是在宿醉初醒的午後。我帶著倦容,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在前往熟悉咖啡廳的巷道⋯⋯我仰賴著擅長修飾苦味的西西里咖啡,彷彿看見武裝悲傷的自我,將苦澀褪去、塗抹,迎來的便是陣陣檸檬的酸和澀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水樂園×新鮮感×新挑戰

USAGI

水樂園×新鮮感×新挑戰

豔陽、沙灘、海水,泳裝、陽傘、防曬乳,都是提到夏天時缺一不可的元素,然而關於夏季方程式的解題過程,卻沒有正確答案⋯從喉間衝出的尖叫聲像是要把平日累積的壓力一口氣釋放般,跟著我一起在七彎八拐的水道中流竄⋯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夏│徜徉於藍色水域

柔柔編

夏│徜徉於藍色水域

為了到真榮田岬拜訪藍洞秘境,一早從慵懶被窩中起床,在30度高溫中穿上潛水衣,並且背上重達14KG的氧氣筒⋯當雙腳穿透水面,身體被海水包圍全身的當下,傾刻間所有的顧慮都被沖到不知名的遠方⋯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暑假・普渡・我的同學

Kasa

暑假・普渡・我的同學

暑假是鮮豔、明亮的,有玩鬧後汗水的濕黏,還有一年一度餅乾任挑任選的節日。但在我即將升上國小六年級的那年,它多了一個悲傷的插曲⋯⋯即便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好久好久,我卻還能看見老師憂傷的神情、同學的愕然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兒少記事之孩在戲水時

Na編

兒少記事之孩在戲水時

小時候洗澡就像在玩水,那時家裡的浴缸還是那種佈滿小小圓圓的馬賽克磚的傳統浴缸,但只有很偶爾在夏天或冬天泡澡時,我爸會在浴缸裡放水讓我跟哥哥在裡面玩⋯⋯沖洗掉身上泡沫後就是我的玩水時間,常常玩到手指都皺皺的還不罷休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青春躁動・音樂會幫我記得

Kasa

青春躁動・音樂會幫我記得

開始聽獨立音樂是大學一年級和朋友一起去草東沒有派對的專場。那時我還不懂一群人關在一個小小的黑色空間裡,一起被炸耳朵的樂趣是什麼⋯⋯而第一次參加大型音樂祭時,記憶最深的是滿地的泥濘弄髒了我的新鞋⋯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搬家──不必和回憶說再見

USAGI

搬家──不必和回憶說再見

打包好一箱箱的行囊,我將紙箱搬上車,引擎發動車子緩緩向前行駛,透過後照鏡看著越來越小的老房子,彷彿也看見了一個小小的人影站在門前朝我揮手。我的青春歲月似乎也跟著一起被留在了身後,而我正在獨自向前行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回憶裡的限定冰品

Kasa

回憶裡的限定冰品

還記得第一次吃到冰的時候,是什麼滋味嗎?時間如同卡帶般不停的向前捲動,就連懷念的味道都會因為磨損而變質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夏季環島之旅|感受幸福能量的咖啡、北歐老件店及細微小事

Crystal

夏季環島之旅|感受幸福能量的咖啡、北歐老件店及細微小事

正式成為母親已一年多了,而帶著流浪者的熱血仍在體內沸騰著,不因身份的轉變而使那股衝動淡化在柴米油鹽之中。因此趁著進入盛夏前,我與先生帶著女兒,帶著一大一小的行李箱,輪流開車環繞台灣一圈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梅雨季 // 霉雨季 // 霉嶼記

Kasa

梅雨季 // 霉雨季 // 霉嶼記

空間瀰漫著潮濕的氣味,就像是房間掛滿曬了一週卻乾不透的衣服。更糟糕的是,在臺北渡過了六次梅雨,終於在第七次,出現物品發霉的情形。⋯⋯每個人都猶若一座島嶼,負載的能力也有限,那些未完成的「待辦事項」不知何時也在心底深處長出了菌絲⋯

閱讀更多 →



您的購物車目前還是空的。
繼續購物